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dailysignal.com/2020/02/21/sex-change-isnt-surgically-possible-my-surgeon-testified-in-court/

「變性」在外科手術上是不可能的,我的外科醫生在法庭上作證

沃爾特海耶(Walt Heyer)https://www.dailysignal.com/author/walt-heyer/

2020年2月21日

 

「『改變性別』純粹是胡言亂語。沒有人能改變他或她的性別。我有文件這樣說,」沃爾特·海耶在記錄他自己多年的作為女性生活經歷時寫道。

 

評論

F:\My Documents\Peter\TXLYD\跨性別問題\WaltHeyer2-200x200.jpg

沃爾特海耶

沃爾特·海耶是一位公眾演說家,著有《跨性別生活倖存者》(Trans Life survivor)一書。通過他的網站SexChangeRegret.com(性別改變後悔網站)和他的博客WaltHeyer.com,海耶喚起了公眾對那些因性別改變而遭受其悲劇後果感到遺憾後悔的人群的認識。

許多人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如此直言不諱地說那些渴望成為異性的患者開跨性別激素處方以及進行生殖器切割手術的瘋狂行為,這種行為在臨床上被稱為性別焦慮。

我說出來是因為當我有性別困惑的時候,我諮詢了「性別專家」,他們告訴我變性是唯一能讓我得到緩解的方法。

但他們錯了。我不是需要變性,我需要的是有效的心理治療來解決童年問題。

「變性」純粹是胡扯。沒有人能改變他或她的性別。我有文件這麼說。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以一個女人身份生活了八年之後,我最終向自己承認了這一事實,並試圖找回我的男性身份。為了讓我的出生證明恢復為「男性」,我在1990年正式請兩位著名的專家在加州高等法院為我的男性身份作證。

他們分別是斯坦利·比伯(Stanley Biber)醫生,世界著名的變性外科醫生,在他的職業生涯中為我還有其他4,000多人做過手術,還有心理學家/性學家保羅·沃克(Paul Walker),我的性別治療師,是備受尊敬的原本對《跨性別健康護理原則標準》(Standards of Care for transgender health)一書的作者。

這兩個人現在都已經去世了,他們是當時新興的「性別」醫學領域的主要專家。在這份由他們共同撰寫、簽署並提交給加州高等法院的檔中,他們承認,在醫學上變性不會發生。

 

沒有性別的變化發生

1990年7月25日的法庭文件稱,我符合男性的醫學標準特徵,即使是在完全變性之後。男人沒有通過手術或激素變成女人的。

文件第5段如下: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約翰·莫尼(John Money)博士的標準,這位患者現在確實被認定為是男性。我們請求法庭重新確立這個男人作為男性的合法身份。患者的醫療性別評估如下:

  • 遺傳性別……………………………………..男性

  • 激素性別…………………………………中性

  • 內部形態……………………………………男性

  • 外部形態……………………………………混合

  • 生殖性腺性別………………………………中性

  • 社會性別(性別角色)…………………男性

 

「遺傳性別[是]男性。」根據兩位醫生的證詞,變性手術並不能改變一個人的基因性別。

「內部形態[是]男性。」也就是說,即使經過多年的激素使用和變性手術,身體的內部結構組織仍然是男性的。

回想起來,這是一個具有顛覆性意義的事件。著名的性別問題專家證實,即使一個人接受變性手術並服用跨性別激素多年,遺傳性別和內部形態也不會改變。

跨性別身份只存在於人們的想像中。

 

那麼什麼改變了呢?

那麼,根據變性外科醫生和性別專家的說法,什麼會改變呢?

  • 「生殖腺性別[是]中性的。」男性生殖器官通過手術再造成一個假陰道,供應精子的能力被破壞。

  • 「激素性別[是]中性。」產生睾酮的能力被破壞。

  • 「外部形態[是]混合的。」外觀為男性身體的是男性和女性的混合體。整容的過程和激素都對外表女性化有影響,但許多男性特徵仍然存在,比如手的大小、腳的大小和體力。

法庭文件證明,只有社會性別(性別角色)和外部形態(外表)可以改變。

因此,人們可以略過激素,也放棄徹底的生殖器手術,因為它們在醫學上不是必要的。醫療專業人員通過提供這些犯下了醫療瀆職。

性別改變的核心只是一種社會性別的改變,是由性別困惑的人自己通過換衣服和換名字上演的。

 

運動中的跨性別女人

那些聲稱自己是女人的男人,然後因為男人的運動對他們來說太難而闖入女子體育比賽,只是在社交上假裝自己是女人。

即使他們的睾丸激素水準後來下降了,這一切都是由青春期大量的睾丸激素決定的,然而他們的肌肉品質、體力和內部骨骼結構也保持不變。

根據這份法庭文件,在基因遺傳性別為男性的情況下,讓男性登上雜誌封面,並慶祝他們勇敢地「出櫃」成為一名跨性別女性是愚蠢的。

我認為跨性別女性(扮演女性的男性)已經拉下了歷史上對女性最大的厭惡性騙局之一。事實上,跨性別性女性實際是說,美麗、獨特的女性對性別特徵本身不過是服裝的選擇和一些整容手術。

純粹胡扯八道。

 

這解釋了不幸福

這份法庭文件也有助於解釋來自英國(https://news.sky.com/story/hundreds-of-young-trans-people-seeking-help-to-return-to-original-sex-11827740?fbclid=IwAR3ZMBGUI9EwL4E73B4gFxUpam7HUy8mMPsTJU2LkBR40TSysFGJrU4UfJM)、加拿大(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ex-trans-man-wants-the-world-to-know-that-social-media-fuels-kids-decision-to-change-sex)和美國(https://sexchangeregret.com/voices/)的報導的不幸、悔恨和還原變性故事劇增的原因。

一些變性後的後悔者告訴我,他們覺得自己身處「性別地獄」,或者「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錯誤」。

「我意識到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其中一人說。「現在我想要回我的生活;你能幫我嗎?」

30年前,也就是1990年,我還原變性了,寫了很多文章(https://www.dailysignal.com/author/walt-heyer/)和書(https://www.sexchangeregret.com/bookstore)來揭示這個極大的實驗給很多人帶來的傷害:自殺和企圖自殺,婚姻破裂,兒童遺棄。

兩位知名的性別問題專家,性學家保羅·沃克和外科醫生斯坦利·比伯,在1990年的法庭文件中揭露了這種魯莽和錯誤的意識形態。我敢肯定,在不經意間,考慮到他們繼續引導受傷害的人走上同樣的毀滅之路。

這些專家們向加利福尼亞高等法院提交的這份文件明確指出,變性手術不會使男性變為女性,反之亦然。所以我們別再假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