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dailysignal.com/2019/08/05/students-brushed-aside-as-christian-school-cut-from-voucher-program

維護婚姻令基督教學校失去學券計劃的席位

Stand on Marriage Costs Christian School Its Place in Voucher Program

卡梅爾·科科吉(Carmel Kookogey)(https://www.dailysignal.com/author/ckookogeygmail-com/

2019年8月5日

F:\My Documents\Peter\TXLYD\同性戀運動壓制自由\Bethel15-1250x650.jpg

聲稱這所學校歧視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跨性別者(LGBT),在州政府將其從學券計劃中刪除後,有些學生不再負擔得起馬里蘭州的一所基督教學校的費用。圖為伯特利基督教私立中學校長克萊爾·丹特和學生在學校門前。(照片:捍衛自由聯盟)

當馬里蘭州政府發現伯特利基督教私立中學(Bethel Christian Academy)(簡稱「伯特利」)在學生手冊中確認聖經中關於婚姻的觀點時,在去年秋天官員們將這巴爾的摩地區的學校從州政府資助的學券計劃中刪除,稱其施行性別歧視。

現在校長說至少有6名學生再也負擔不起去在馬里蘭州薩維奇(Savage)的K-12伯特利私立中學學習的學費。

為了盡力實踐自己的標準,伯特利提出訴訟,宣稱政府宗教歧視。

伯特利校長克萊爾·丹特(Claire Dant)在電話採訪中告訴《每日信號》(The Daily Signal)除了上學年無法上伯特利的六名學生外,原本其他很可能有興趣入學的學生,在發現他們無法使用學券支付學費後卻沒有入學。

伯特利將那手冊中「歧視性」的段落的副本發送給《每日信號》。內容為:

伯特利基督教私立中學允許任何種族、膚色和國籍或民族出身的學生享有學校通常給予或提供給學生的所有權利、特權、課程和活動。在管理其教育政策、招生政策、獎學金和貸款計劃以及體育和其他學校管理的課程時,它不會基於種族、膚色、國籍和民族出身而加以區別。

但是應該指出的是,伯特利基督教私立中學支持聖經中關於婚姻的觀點,即婚姻被定義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的盟約,並且神在每個人出生時不可改變地將男或女的性別賦予給人以反映衪的形象。(創世記1:27,創世記2:23-24)因此,全體教職員、員工和學生的行為應與這一觀點保持一致。全體教職員、員工和學生必須認同及根據其生理性別穿著合適的衣服和使用相關的設施。

馬里蘭州是向K-12學生提供擇校計劃的十四個州之一,其中的基金將以學券的形式提供給符合條件的學生,它可被用於家庭所選擇的學校。馬里蘭州的學生每學年最多可獲得4,400美元的學費使用。

丹特說,伯特利已經參加了名為「擴大當今學生的選擇和機會」(Broadening Options and Opportunities for Students Today or BOOST)(http://www.marylandpublicschools.org/Pages/boost/index.aspx)的學券計劃兩個學年,並已從該州政府獲得了總計約102,000美元的援助。

她說,伯特利遵從了優惠學券計劃的所有要求。

由於馬里蘭州政府不同意,州政府除了要求將伯特利從學券計劃中刪除之外,還要求學校償還10萬美元的資金。

 

「真的有敵意」

設在亞利桑那州、專門從事宗教自由案件的法律非牟利組織,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https://www.adflegal.org/about-us),在6月下旬受理了伯特利的案件,並起訴馬里蘭州政府把學校的宗教價值觀作為攻擊的目標。

代表學校的法律顧問克里斯蒂安娜·霍爾科姆(Christiana Holcomb)在電話訪問中告訴《每日信號》:「馬里蘭州政府無理由地將伯特利從(學校學券)計劃中踢出的舉動,與伯特利在性方面的立場構成真正的敵對。」

州法律規定,馬里蘭州政府不能要求宗教個體改變其政策或改變其信仰。但是霍爾科姆說,這實際上就是州政府堅持要求伯特利為參加學券計劃要做的事情。

霍爾科姆說:「令人遺憾的是政府對傳統婚姻如此有敵意,以至於願意在此過程中傷害學生。」

 

沒有宗教的選擇就沒有學校的選擇

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教育政策中心理事林賽·伯克(Lindsey Burke)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每日信號》:「如果私立學校無法按照自己的信念運作,我們就沒有學校選擇了。」

馬里蘭州政府沒有透過學券計劃要求學生就讀任何指定的學校。

沒有學生被迫加入伯特利並接受其特殊的宗教觀點,伯克指出這是可以選擇學校的目的。

伯克說:「沒有孩子被分配到持有他們不同意的信仰的私立學校。私立學校只是在提供它們的服務以換取學費。然後,家庭可以選擇為他們所提供的服務並付費。」

 

冰山一角

丹特說,當馬里蘭州政府將伯特利從計劃中刪除時,它不僅只影響了學費。

該校長說,該計劃還與非公立學校的教科書和科技計劃、及老化學校補助計劃相關,它可幫助低收入學生負擔上學所需的書本和工具的費用,而老化學校補助計劃則為較舊的設施提供保養和維修的資金。

丹特說:「我們的建築是一棟歷史悠久的建築,它需要維修。該補助計劃對於我們更新窗口之類的東西是非常寶貴的。州政府將這兩個計劃都與『擴大當今學生的選擇和機會』計劃捆綁在一起。」

她說:「因此這筆資金我們也被拒之門外,那又是數萬美元。」

但是丹特小心地指出,該州政府的行動不會在財政上令學校倒下。

卡梅爾·科科吉(Carmel Kookogey)是傳統基金會青年領袖計劃的成員。

分类:同性恋运动压制自由
点击数:1430